欢迎光临天长市精深粮油制品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管理后台
全国技术服务热线: 0550-7515633

手 机:18155049928

邮箱:tcjsly@163.com

地址: 天长市铜城镇车站北路

网址: www.jslyzp.com

[行业新闻] 袁隆平建议:加大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扶持力度[ 2016-03-02 ]

        湖南省省委“三问于民”活动启动以来,收到了许多真知灼见。近日,袁隆平院士书面建议加大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扶持力度,以利于水稻良种、良法的推行,利于促进农民增产增收。

  袁隆平在建议中说:“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农村实施家庭承包经营后,深受农民欢迎的新的经济组织形式。今年春节前,我收到了桂东县种粮农民胡兰芳的一封来信。她告诉我,她原是一名打工妹,3年前回乡种粮,成立桂东县隆平高科种粮专业合作社以后,目前已发展种粮基地约2.6万亩,种粮农民科技水平和经营水平都有大幅提高。”

  袁降平认为,我国杂交水稻技术遥遥先进世界水平,关键在于把科研成果尽快推广应用。他以隆平粮社4年实践为例,说明了合作社在良种良法配套、标准化生产、提高规模化经营程度、提高农民自我服务组织化程度等方面发挥的作用。同时他指出,当前农业合作社尚处于起步阶段,在发展中遇到了一些瓶颈问题。绝大多数农民专业合作社经济基础较为薄弱,缺乏强有力的政策及资金支持;部分合作社缺乏办公用房和加工经营场所;由于活动经费紧缺,加之经营管理水平有限,许多农业合作社未能正常组织开展生产经营活动。

  袁隆平建议,采取6项措施加大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扶持力度。一是对合作社管理人员进行培训,使其依法运作和发展。二是加大对合作社服务功能建设的支持力度,提高组织化程度。三是切实解决信贷资金渠道,降低融资成本,解决农资服务和收储加工的资金问题。四是维护合作社权益,特别是农民社员的合法权益。五是树立合作社典范引导发展,提高农民对专业合作社的认识。六是加大舆论引导力度,争取社会各界的关注呵护。


[行业新闻] 中国中长期粮食安全面临八大考验[ 2016-03-02 ]

10月18日,全球粮食安全与现代农业技术座谈会在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秦中春发言时指出,中国中长期粮食安全将面临劳动力转移、生产成本上升、科技投入不足等八大困难,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虽然已经列入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但目前分歧还比较大,转基因政策短期内不会有任何突破。
  在连续8个中央一号文件的强力推动下,2004年以来,中国粮食产量已经实现了连续7年增长,“今年的数据虽然还没出来,但丰收已成事实,将是粮食生产‘八连增’。”秦中春称,长期规划到2020年实现粮食产量5.4亿吨的目标,2010年就已经实现了,就当前形势来看,生产、农民受益、加工贸易、市场流通等环节都处于良好运行状态,国家、农民、企业各方关系协调,总体上并无安全隐患。
  “但从中长期来说,保证粮食安全的任务非常艰巨,国家将面临可用耕地减少、劳动力转移、生产成本上升、生产基础薄弱、科技投入不足、产销不够协调、控制物价总水平以及国际市场影响等八大难题。”秦中春说。
  “单就耕地面积而言,已经从1995年的19.5亿亩减少到2008年的18.26亿亩,可以说18亿亩耕地红线随时会被打破。”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林敏说。
  不仅如此,中国还是个贫水国,人均2100立方米的规模只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3,靠天吃饭的被动局面不但没有根本上扭转,还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
  “科研投入更是无法相提并论,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三大种子巨头每天的研发投入都有二三百万美元,一年的投入在10亿美元左右,而国内排名靠前的大北农(002385,股吧)、中种、隆平高科(000998,股吧)、未明凯拓、奥瑞金、创世纪等企业的年研发投入总和还不到5亿元人民币。”大北农生物技术中心总经理吕玉平说。
  事实上,决策层早已认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并把希望寄托在了转基因上。邓小平曾指出,中国的农业问题很终要靠科技来解决,靠生物技术来解决。温家宝则在2010年3月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以良种培育为重点,加快农业科技创新和推广,实施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
  2008年7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成为农业领域 一个重大科技专项,这一专项和大飞机项目一样,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确定的未来15年力争取得突破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
  但2009年中国批准三个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证书后,至今已经爆发了几次反对转基因的声浪。“支持转基因技术发展的态度是明确的,但在如何发展上,目前分歧还比较大,先要统一意见才能继续推进。”秦中春说。
  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昉此前接受和讯网少数访谈时曾指出,批准安全证书后,还要经过品种审定、销售许可才能成行,而安全认定和品种审定目前是两个独立的法规,尽管都是由农业部负责,但要将两者合并,需要11个部委进行表态,这个过程将是长期而复杂的。
  业内人士称,现在发生的事情还都是农业部主管的,不算是太大的事情,到了品种审定的关键阶段,矛盾将会集中爆发。“由于牵涉到巨大的利益,很多部门都希望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届时将是一个艰难的博弈过程。”


[行业新闻] 农产品首提农批绿色交易模式[ 2016-03-02 ]

昨日,在由农产品承办的世界批发市场联合会2011大会上,农产品董事长陈少群 向全世界提出了“绿色交易”的理念和模式。他认为,中国农批行业已经走到关键的十字路口,第二代批发市场必将被颠覆性提升,“绿色交易”将引领第三代批发市场发展,但农批市场仍然是中国农产品流通的主力军。
  据了解,世批联会议代表将在会议期间参观深圳平湖的海吉星国际农产品物流园,这正是农产品实践“绿色交易”的旗舰市场。此外,该公司旗下南宁海吉星农产品物流中心也已投入运营,宁夏、长春、济南、天津等地的海吉星农产品物流中心正在加紧建设中。未来几年内,农产品将通过“海吉星”绿色批发市场的培育与塑造,持续践行“绿色交易”。


[行业新闻] 农业生物技术对粮安作用不可替[ 2016-03-02 ]

        10月18日下午,全球粮食安全与现代农业技术媒体座谈会在京举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秦中春发言时指出,中国中长期粮食安全将面临劳动力转移、生产成本上升、科技投入不足等八大困难,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虽然已经列入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但目前还存在较大分歧与争议,转基因政策短期内不会大的突破。并指出中国粮食安全的四个真正问题所在:我国在资源的管理及其是否严格,在科研投入方面是否充足并能否提供有力保障,科技发展方面的政府是否提供有力支撑,政策管理机制是否完善及其是否具有积极性。在提到国内粮食形势时秦中春指出,目前国内的粮价低于国际市场水平,在短期内安全无忧,有一定的调控空间,但从长远来看,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任务仍然艰巨。
  
  在谈到国内生物技术发展与应用问题时,大北农生物技术中心总经理吕玉平表示:“国内的科研投入无法与国外相提并论,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三大种业巨头每天投入二三百万美元用于研发,一年的投入约10亿美元,而国内排名靠前的大北农、中种、隆平高科、未明凯拓、奥瑞金、创世纪等企业的年研发投入总和还不到5亿元人民币。”可见国内的科研投入及发展还需要很大的跨越。同时吕玉平表示,大北农集团在“十二五”期间计划投入10亿元用于生物育种技术研究。
  
  华盛顿大学生物系教授、美国唐纳德植物科学中心 科学家RogerBeachy博士在发言时表示,目前粮食安全问题所面临的挑战是全球性的,不仅仅面临人口数量急剧增加的问题,还有是否能够提供足够的能量问题,为了确保在未来能够提供足够的粮食,我们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地球,保护土壤及环境资源。生物技术的应用对农业发展是要保护而不是破坏性的,未来的生物技术应用要实现资源共享,并能够对农业发展起到持久有效的推动作用。
  
  在谈到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是,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教授指出,国内大多数人对转基因食品认识存在误区,其实转基因食品比非转基因食品更安全,因为转基因食品是利用科技手段将作物品性进行优化,是具有选择性的,比传统育种方式更具有科学性和针对性,公众应该正确的认识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食品。
  
  今年的世界粮食日主题“粮食价格--走出危机走向问题”在此引发全球对粮食安全问题的关注。农业生物技术的应用对全球粮食安全问题的推动作用已经得到全球认可,作用不可替代。

  10月18日,全球粮食安全与现代农业技术座谈会在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秦中春发言时指出,中国中长期粮食安全将面临劳动力转移、生产成本上升、科技投入不足等八大困难,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虽然已经列入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但目前分歧还比较大,转基因政策短期内不会有任何突破。
  
  在连续8个中央一号文件的强力推动下,2004年以来,中国粮食产量已经实现了连续7年增长,“今年的数据虽然还没出来,但丰收已成事实,将是粮食生产‘八连增’。”秦中春称,长期规划到2020年实现粮食产量5.4亿吨的目标,2010年就已经实现了,就当前形势来看,生产、农民受益、加工贸易、市场流通等环节都处于良好运行状态,国家、农民、企业各方关系协调,总体上并无安全隐患。
  
  “但从中长期来说,保证粮食安全的任务非常艰巨,国家将面临可用耕地减少、劳动力转移、生产成本上升、生产基础薄弱、科技投入不足、产销不够协调、控制物价总水平以及国际市场影响等八大难题。”秦中春说。
  
  “单就耕地面积而言,已经从1995年的19.5亿亩减少到2008年的18.26亿亩,可以说18亿亩耕地红线随时会被打破。”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林敏说。
  
  不仅如此,中国还是个贫水国,人均2100立方米的规模只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3,靠天吃饭的被动局面不但没有根本上扭转,还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
  
  “科研投入更是无法相提并论,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三大种子巨头每天的研发投入都有二三百万美元,一年的投入在10亿美元左右,而国内排名靠前的大北农、中种、隆平高科、未明凯拓、奥瑞金、创世纪等企业的年研发投入总和还不到5亿元人民币。”大北农生物技术中心总经理吕玉平说。
  
  事实上,决策层早已认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并把希望寄托在了转基因上。邓小平曾指出,中国的农业问题很终要靠科技来解决,靠生物技术来解决。温家宝则在2010年3月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以良种培育为重点,加快农业科技创新和推广,实施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
  
  2008年7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成为农业领域 一个重大科技专项,这一专项和大飞机项目一样,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确定的未来15年力争取得突破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
  
  但2009年中国批准三个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证书后,至今已经爆发了几次反对转基因的声浪。“支持转基因技术发展的态度是明确的,但在如何发展上,目前分歧还比较大,先要统一意见才能继续推进。”秦中春说。
  
  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昉此前接受和讯网少数访谈时曾指出,批准安全证书后,还要经过品种审定、销售许可才能成行,而安全认定和品种审定目前是两个独立的法规,尽管都是由农业部负责,但要将两者合并,需要11个部委进行表态,这个过程将是长期而复杂的。
  
  业内人士称,现在发生的事情还都是农业部主管的,不算是太大的事情,到了品种审定的关键阶段,矛盾将会集中爆发。“由于牵涉到巨大的利益,很多部门都希望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届时将是一个艰难的博弈过程。”



共2 页 页次:2/2 页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生产设备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联系我们